网站地图 | 设为首页 | 添加收藏
 

高校课程综合化改革的历史必然性及其特点——以《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概论》新课程为例

周光迅 贺武华

内容提要 “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概论”是高校思想政治理论课“05方案”实施中的最后一门,它是在综合了原“98方案”中“马克思主义哲学原理”、“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原理”等内容的基础上形成的一门崭新课程。“原理”课程综合化改革取向具有历史的必然性;综合化改革后的“原理”新课程体系体现出了许多崭新的特点。认识并不断深化研究“原理”课程的综合化改革问题具有重大的理论和现实意义。

关键词 高校 课程综合化 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概论 个案分析

高校思想政治理论课“05方案”中的“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概论”(以下简称“原理”)是新方案第一轮实施中的第四门,也是最后一门课程,已于2007年秋学期向全国高校270万2006级大学生开设。“原理”是在综合了原“98方案”中“马克思主义哲学原理”、“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原理”的内容,并吸收了“科学社会主义”相关内容的基础上所形成的崭新课程。“原理”课要把马克思主义这一人类有史以来最为科学、最为深刻、最为先进的理论讲授给学生,“原理”的改革是马克思主义教学实施课程综合化改革取向的最显著体现。认识并深化马克思主义课程的综合化改革的历史必然性及其特点是深化高校思政理论课改革并不断提高实效的重要环节。

一、“原理”课程综合化改革的历史必然性分析  

“课程综合化”译自英文“Curriculum Integration”,在汉语中,还有“课程统合”、“课程整合”或“课程一体化”等称谓。高校课程综合化的哲学基础是系统整体论;其产生与发展显然又是以“通才教育”思想作为其基本的理论支柱。自20世纪90年代以来,高校课程综合化的改革取向已成为世界高等教育改革的一股强劲势头。这里我们以“原理”课为分析个案,来进一步理解高校课程综合化改革这一时代必然性。

1.学科课程化的局限性与学科自身发展呼唤课程综合化 

学科是知识发展、系统化的重要表现,但是,学科课程化难以解决知识的结构化与知识拓展之间的矛盾。在一定程度上,学科的课程化设置过程是一把双刃剑,最显而易见的缺陷是会肢解知识的整体性,会直接导致学科走向封闭。学科的过细划分割裂了原本联系紧密的不同学科间的知识连续体,从而达不到系统的、宏观的、整体的认识高度。学科的方法、思想、知识和技能等的培养也被繁多的科目人为地加以割裂,使得教育者和受教育者处于只见树木不见森林的“割裂化”、“单一化”了的学科“低度”。

事实上,每门学科在发展过程中都呈现出不断分化和不断综合的趋势。课程综合化是扩大学科发展张力的一种重要方式。有研究指出,“高校课程化是在高层次上对学科分化和课程分科的超越;是学科分化或专门化与综合化的辩证统一。”马克思主义理论学科建设的一个重要任务就是要进行学科的研究和整合,深化学科的内在课程体系建设。马克思主义理论一级学科发展的重要基础主要表现在:“马克思主义理论与思想政治教育学科在理论研究、特定的描述对象、语言系统和理论体系结构方面已开始趋于规范化,在硕士点和博士点及一级学科学位授予权的设立、重点研究基地和重点学科的建立、学术研究队伍的形成、各种类型学术会议的召开、学科课程的设置、教学大纲的制定等方面基本趋于成熟。”

当今科学知识总量的增长日新月异,这也是引发高校课程综合化发展的一个客观因素。以单一的、孤立的学科知识教学去追赶快速的学科知识发展无异于夸父逐日甚至是南辕北辙。过去,高校在课程设置上习惯于将马克思主义分为马克思主义哲学、政治经济学和科学社会主义三个独立的组成部分,并人为地归类到三个不同的学科门类之下。这不利于马克思主义理论教学效果有效实现,也阻碍了马克思主义理论研究和建设工程的实施。

2.马克思主义螺旋式上升为课程综合化发展提供条件

苏联解体、东欧剧变后,世界社会主义运动陷入低潮,马克思主义的研究与发展不可避免地要受到冲击。然而,即便是在这样的一个遭受挫折的时代,马克思主义依旧凯歌行进。上世纪末,在千年交替之际,马克思屡次被西方媒体、民众评为“千年风云人物”、“最伟大的德国人”、“全球最伟大的哲学家”等等。这充分显示了马克思主义真理的巨大力量和无与伦比的深远意义,同时也表明了马克思主义与时俱进的理论品质。可见,尽管马克思主义的发展是一个艰辛的斗争过程,但历经150多年实践检验的马克思主义、马克思主义学科却在挑战和考验中蓬勃发展,相关争论也越辩越明,马克思主义长盛不衰。

进入新世纪,我国哲学社会科学的进一步繁荣与发展为设立马克思主义理论一级学科提供了良好的环境。从“四个同样重要”、“五个高度重视”和“五点希望”的提出,到党中央《关于进一步繁荣发展哲学社会科学的意见》的下发,这些对设立马克思主义理论一级学科提出了迫切要求,也提供了良好的环境。党的十六大以来,以胡锦涛同志为总书记的党中央非常重视对青少年学生的思想政治理论教育,作出了进一步加强和改进德育的重大决策和工作部署。2004年被誉为是我们国家的德育之年:2月26号,中共中央、国务院印发了《关于加强和改进未成年人思想道德建设的意见》(即8号文件);8月26日,中共中央、国务院印发了《关于进一步加强和改进大学生思想政治教育的意见》(即16号文件)。此外,为了贯彻落实好这两个中央文件,党中央召开了两次中央工作会议,而且胡锦涛总书记都作了重要讲话。上述国际、国内马克思主义螺旋式发展的事实促成了马克思主义学科在分化中综合,为马克思主义课程的综合化改革走向提出了要求并创造了条件。

3.当代大学生发展及社会发展需要高校课程综合化

众所皆知,服务社会是大学的三大主要职能之一,大学课程综合化是社会与大学两大系统相互依存的需要。大学不仅要传承知识,更需要创新知识,大学课程必须发展,要主动与社会需求接轨,促进课程内容、课程教学、课程评价等不断吐故纳新。课程综合化体现了将学科课程与学习者相结合的特点。社会对人才知识结构的需求是综合的、广博的,过去那种专才教育思想和模式日益受到挑战。这就需要高校调整和设置学科专业,不断优化学科专业结构。人的思想、素质、能力等108要得到全面发展,具体而言之就是人要完整地发展、人要多方位地发展、人要和谐地发展、人要自由地发展。而高校课程综合化的理论及其实践则是保证学习者全面发展的重要条件。

社会变化日新月异,世界形势发展错综复杂,马克思主义理论需要回应和解答的社会问题实在是太多、太复杂了,社会发展对马克思主义等思政理论课教学提出了新的挑战。此外,思政理论课教学的“三贴近”原则也是高校课程综合化改革需要的一种表现。因为随着社会的发展,大学与社会的相互依存、相互作用、相互发展的关系进一步强化。原先置身于“象牙塔之中”的大学课程必须贴近社会、贴近生活、贴近大学生实际,在综合化等变革中不断促使课程发展。

4.课程综合化是当代高校课程改革与发展的一大趋势

我国高等教育正由精英型向大众型转型,高等教育规模位居世界第一,毛入学率已达到25%。高校课程综合化是当代高等教育改革的主要趋势之一。从世界普遍经验来看,进入大众化阶段的各国高等教育在人才培养的理念、模式上会有一次深刻的革新,需要完成从量的扩张到质的提升的升华,实现从外延式发展向内涵式发展的转型。大众化阶段的高等教育以普及型为特征,注重人才培养的通识型和发展性。根据马丁•特罗在分析发达国家大众化进程规律时所总结出的观点,量的增长必然要引起质的变化,包括教育观念的变化、教育功能的扩大、培养目标和教育模式的多样化、课程设置、教学方式与方法、入学条件、管理方式以及高等教育与社会的关系等一系列变化。课程的综合化是通识教育理念的最直接展现,是引发高等教育由量向质、从外延向内涵式发展转变的必然选择,从而也是大众化背景下高校教学改革的重要内容。

就马克思主义理论的教学而言,就是要让学生弄清楚马克思主义的历史发展、基本原理和精神实质等一般意义上的东西;要突破过去那种以知识、理论授受为基本导向的课程模式,转向方法、原理的掌握;就马克思主义理论的研究而言,“要注重对马克思主义理论进行综合性的研究和把握,特别是在关注重大的社会实践问题时,不应从某些局部的和具体的方面去研究,而应从综合的角度同时也是运用综合的手段去研究和把握。”

5.当今社会问题的综合性、复杂性促使高校课程综合化改革

最后也是最为重要的一点是,高校课程综合化发展是回应当今时代异常复杂、相互关联的社会问题的需要。这一点,对思政理论课而言尤为重要。在一个信息化、全球化的时代,当今国际社会现象、社会思想纷繁复杂、社会问题诡谲多变。往往是经济问题、政治问题和思想文化问题等交织在一起,只有综合地运用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和方法才能回答这些问题。诸如对“马克思主义过时论”、“社会主义消亡论”、“资本主义不灭论”等观点的回应与批判也亟需跨学科的、综合性的知识,需要进行多维视角的反思与批判。同样,诸如现今我国存在的城乡差距、收入差距、腐败、法制不力、生态环境破坏等问题也亟需从辩证、综合全面的立场和方法去看待。可见,要回答这些与思政理论课息息相关的社会问题,仅依靠单一的学科知识、用孤立的理论、观点去解释越来越缺乏说服力,也很难解释得清楚。因此,依靠单一的学科知识是不利于我们认识、解决社会问题的,要靠多门学科知识的交融、互用。“马原”课大胆打破原有课程结构,贯穿通识教育的理念,推行跨学科的课程融合,使高校课程不仅在结构上,更在内容、思想上相互融合,在融合中突出普适而深刻的“原理性”道理。

马克思主义课程综合化有利于马克思主义的实际运用。它打破了作为一个完整理论的人为的学科界限划分,突出了学生应对复杂性、整体性和相互关联社会问题的方法论意义和指导功能,能使我们更清楚地认识大千世界和人类社会。总之,“从本质上说,高校课程综合化的核心是要将现实中独立存在的学科知识要素联结成一个结构性知识系统(或结构性课程体系),以实现学科、社会和学习者之间的关系平衡。”马克思主义的课程体系尤其如此。

二、“原理”新课程综合化改革后的特点

1.凸现马克思主义学说的完整性马克思主义是一个整体,是一个完整的科学体系。“在马克思主义经典著作中,通常是把马克思主义作为整体来阐明的,就是《资本论》,也不仅仅是政治经济学的研究,也贯穿着马克思主义哲学和科学社会主义思想。”传统马克思主义课程体系的最大缺陷就是缺乏整体性,将马克思主义哲学、政治经济学以及科学社会主义等主要内容人为地分割成由不同的教师、不同的学年进行教学,尽管这是有必要的,但总体上看来是零散学科和内容的拼盘。

而新的“原理”课程的显著特点之一就是凸现马克思主义理论的整体性。它是一个结构性的课程体系,追求课程各组成要素在达成目标基础上的内在联系和相互促进,目的是使马克思主义的整体功能得以最大可能地发挥。“原理”课程在一级学科的平台上把握马克思主义思想上的整体性、问题研究上的综合性、理论教育上的普适性特点。“从研究内容上看,马克思主义理论一级学科,不仅要研究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及其形成和发展的历史,研究它在世界上的传播与发展,而且要研究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的理论与实践,研究如何把马克思主义研究成果运用于马克思主义理论教育、思想政治教育和思想政治工作之中。从各个二级学科之间的关系看,这种整体性不仅包含前四个二级学科之间的整体性,而且也包括前四个二级学科同思想政治教育二级学科之间的整体性。”根据系统论的观点,整体大于部分之和。课程的综合化赋予原先各独立的知识要素以新的意义,会在原先各知识要素本身的意义的基础上形成一个增殖了的意义系统。这就是“协同作用的放大原理”。

2.彰显“成人”教育意义的完整性

众所皆知,马克思主义关于人的学说坚持人的全面发展,以人类社会的自由解放为鹄的。马克思人的全面发展学说必然要求人的全面、综合发展,这反过来也构成高校课程综合化的理论基础。马克思主张人不应部分性、零碎性、片面畸形地发展,而应全面地发展,最终成为一个完整的人。因此,有研究更为深刻地指出,“高校课程综合化的理论确实是以马克思主义哲学为指导的。”从综合、整体性的高度上去研究、讲授和学习马克思主义,完全符合马克思主义的本义。马克思主义课程本身的综合化建设,理应成为大学诸多课程实施课程综合化改革的示范。

育人是高等学校的根本任务,培养“有理想、有道德、有文化、有纪律”的一代又一代新人,是党和人民赋予高等学校光荣而神圣的历史使命。未来社会需要全面发展的人,需要德才兼备的人才。要处理好“成人”与“成才”的关系,就必须把既“成人”又“成才”作为高等学校人才培养质量的基本标准;注重传授知识、培养能力、提高素质协调发展;注重思想道德素质、科学文化素质和身体素质的全面提高。“‘成人’就是要使学生学会做人处事,懂得做人的道理,有正确的世界观、人生观、价值观。对当代大学生来说,就是要认真学习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邓小平理论和‘三个代表’重要思想,学会运用马克思主义的立场、观点、方法观察问题、分析问题和解决问题,成为具有远大理想、坚定信念、良好品德、过硬本领、健康身体的人才。”

3.突出课程定位和教学任务的明确性

理论教育具有公共性和普适性的特点,即它需要面向所有专业的学生,是对所有大学生的基本要求。我国《教育法》第三条明确规定“国家坚持以马克思列宁主义、毛泽东思想和建设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为指导,遵循宪法确定的基本原则,发展社会主义的教育事业”。可见,马克思主义理论是我国人才培养规格中既定的内容。

“原理”课的综合化、系统化、整体化改革取向从根本上讲是由这门课程的定位和基本任务所决定的。具体而言可用“5号文件”及其实施方案所规定的内容来概括理解:“原理”课要着重讲授马克思主义的世界观和方法论,帮助学生从整体上把握马克思主义,正确认识人类社会发展的基本规律。通俗地讲,“原理”课教学内容要把握“一个主题”(什么是马克思主义、为什么要始终坚持马克思主义、怎样坚持马克思主义)、贯穿“一条主线”(认识人类社会发展的基本规律)、突出“一个重点”(阐述马克思主义的世界观和方法论)。“一个主题”、“一条主线”、“一个重点”是理解新课程“马原”的要领;是理解马克思主义教学综合化改革取向的钥匙;也是马克思主义综合化改革的关键途径。

行文最后需要强调的一点是,高校课程综合化改革是一项系统工程。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课程综合化改革不仅涉及到课程设置、课程内容选择与编制、课程实施和课程评价,而且更有赖于授课教师课程理念的更新和自身素质的提高。“马原”一经推出,绝大部分教师抱怨最多的无疑是:“原先三个老师、三门课程来教现在变成一个老师、一门课程来教,这怎么可能”!其实,仔细想来,这样的观点是经不起推敲的,只要认真去反思一下“马克思主义”教学的本真意义是什么的问题,上述教师看似合理的解释是不攻自破的。因为,作为一个整体的马克思主义,它本来就是一种思想理论,是世界观、方法论,需要我们从宏观上、根本上去把握、领会、内化。越是将马克思主义课程化地分割、孤立地施教,学生学到的越是知识、概念层面的东西,离课程的目标定位也就越远。这就是黑格尔为什么将那些把哲学当成知识来学习的人比作“动物听音乐”的道理了。

 

 
 

   联系我们:65904408  bb@shufe.edu.cn

网络自助服务系统 | 教学管理信息系统 | 公共数据平台 | VPN登录 | 校内搜索
 
  Copyright © 2010 上海财经大学教育技术中心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国定路777号 邮编:200433